我,透明到死
 

是之前照着百度经验的教程弄出来的无尽夏(屎一样的摄像技术),不敢拿大的动手(作为手残党表示很恨胶水),然后就拿稍微小一点的纸做出来了一个,虽然成品好像不像原著里的,果然还是得自己研究研究,不过没想到还真的有教程唉

然后实名diss我的沙雕基友,在fzl子占大半的教室里拿着另一个朋友因为运动会拿来的大喇叭高呼她爱绿总,还好那时候放学教室里人没多少了,我们的人比较多。(虽然我后面也绕着教室表白小蓝,还在讲台上拿着喇叭说了很羞耻的,绿总说过的“小蓝是我的,散会”这句,搞得好多人追着我抢话筒哈哈哈哈操)

今天我再去摸那个小小小小号的无尽夏的时候它竟然全部散了,果然还是有什么暗示吧。(闭嘴明明是没粘好的胶水干了)

 
© 曾往斜阳 | Powered by LOFTER